首页|新闻|美人潭|百闻|饭局|房产|汽车|财经|旅游|教育|消费|文娱|贴吧|开封|洛阳|南阳|许昌|信阳|平顶山|濮阳|三门峡|鹤壁|安阳|商丘|新乡|焦作|周口

项城盐业局涉垄断经营 局长扬言“记者没权力监督我”

发布时间:2017-03-22 11:04:35来源:东方今报

◎项城市盐业局禁止外地盐销售

◎要求商户必须卖盐业局分装的食盐

◎盐业局长面对记者调查时称“你没有权力监督我”一盐堂

11.jpg

▲项城市盐业管理局

近日,多名项城市超市、商店的经营者向报社反映称:“国家早在去年年底就要求放开食盐市场,允许外地盐进入市场。而项城市盐业局却在全市范围内,非法扣押其他品牌的食用盐,大力推广他们自己包装的盐,搞垄断经营。”

随后,记者就此事前往项城市盐业管理局进行核实。面对采访,项城市盐业局局长高文称:“记者没权力监督我。”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 田林 见习记者 王振坤/文图

疑问

项城市盐业局垄断食盐市场

22.jpg
33.jpg

▲项城市盐业公司销售的天山岩牌食盐

近日,戚国峰、张亚辉等多名项城市超市、商店的经营者向报社反映称:“项城市盐业管理局局长高文滥用职权、独霸市场,其在新疆一公司购进散装盐到盐业管理局内自行封装,注册并以河南天山岩盐制品有限公司为名,进行自产自销。同时打压并没收其他符合国务院盐业体制改革要求的食盐销售品牌、排斥其他品牌食盐产品进入项城市场,形成垄断经营,进而抬高成品食盐售价,牟取暴利。”

据戚国峰回忆,3月10日上午10时许,项城市盐业管理局开来两辆执法车,下来十几人,将其经营的神鹰牌食盐强行扣押并没收。戚国峰说,该品牌食盐在项城是厂家直销,完全具备国家要求的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证书和食盐批发许可资质等相关手续。

戚国峰表示,在此之前的五六天,这一行人已来过他的店里,要求他停止销售神鹰盐业的食盐,

并让其销售项城市盐业局的天山岩牌食盐,并承诺价格不会高。“项城市盐业管理局执法人员到店后,我主动出示销售食盐手续,他们却说‘不用拿,拿了也没用’。”戚国峰如是说。

“我们有所销售食盐的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证书和食盐批发许可资质,同时还有项城市盐业局发的零售许可证,他们却说我销售其他品牌食盐是违法行为。高文局长带人强行从我店拉走总计3640公斤食盐,并要求我必须销售天山岩牌食盐。他们卖的食盐比我们分公司销售的食盐每吨贵400元左右。项城市130万人口,每年消耗约2万吨食盐,他们在搞垄断经营,牟取暴利”。反映人张亚辉为记者算了一笔账。

探访

盐业局院内有人分装食盐

3月20日下午3点,某盐业销售经理朱某向记者提供了食盐批发许可证、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证书、营业执照、个人工作证和产品配送单等证书以及相关材料。“只要具备国家要求的相关许可证书和条件,我们公司在其他县市都可以正常销售,为什么唯独在项城市不能销售?”朱某对项城市盐业公司的做法表示不满。

“他们都是从外地进的散盐,然后自己再封装。天山岩牌就是他们自己卖的食盐的牌子。以前我们就见到过。”一名售盐商户向记者介绍说,并向记者提供了一张分装的照片。

44.jpg

▲项城市盐业管理局

随后,记者跟随朱某等人来到项城市盐业管理局进行交涉。起初保安人员以局长不在为由只让两人进入院内寻找工作人员,记者跟随朱某进入院内。走到一仓库门口时,

大门突然拉开,记者看到屋内多名工作人员疑似在分装、封装天山岩牌小包装食盐。工作人员看到来人,迅速走出并呵斥记者和朱某,驱赶记者等人离开。此后,盐业局工作人员将朱某和记者领到二楼会议室进行交涉。

在盐业局会议室内,项城盐业管理局工作人员刘之红一再强调,盐业局就是依据食用盐管理方案进行管理,约束其他任何不合法品牌分公司到项城市进行食盐销售。

对此朱某表示,自己有某公司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证书和食盐批发许可资质证、工作证、用工合同等合法手续。项城市盐业局一名贾姓副局长又称:“在项城当地,项城盐业公司是政府唯一指定的有批发资质的。”

当记者问到河南天山岩盐制品有限公司是否符合销售业务开展条件,河南天山岩盐制品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为何为项城市盐业局,公司法人和项城市盐业局是什么关系时,高文、刘之红等人避之不谈,立刻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随后,记者查询了河南省盐务管理局豫盐文(2017)1号文件,即“关于贯彻落实工信厅联消费[2016]211号文件的紧急通知”时看到,文件要求,各地盐业管理部门“切实把思想和行动自觉地统一到国家盐改精神和省政府的安排部署上来”,“凡是符合国务院盐业体制改革精神的,不得设置新的行政壁垒,排斥外地食盐企业进入本地市场。积极帮助和服务有关生产批发企业依法依规开展经营活动”。

回应

“记者没有执法权,没有权力监督我”

交涉结束后,记者在盐业局门口的盐生活馆中购买了天山岩牌食盐。在其包装背面的产品说明中,并未见到详细的生产地址,也没有防伪标志,而且封装极不严密。记者向店内销售人员询问该食盐产地时,销售人员称:“就在后面盐业局院里,你要是买得多可以进院里问。”

记者通过扫描天山岩牌食盐包装上的条形码发现,该食盐生产厂家为河南天山岩盐制品有限公司,地址为“河南省项城市平安大道163号”(项城市盐业局),企业法人为马玉梅,注册时间是2015年7月27日,公司性质为自然人投资,且该企业所留联系电话也为项城市盐业局办公电话。

55.jpg
66.jpg

▲从网上查询到的河南天山岩盐制品有限公司企业信息

项城市盐业局为何主推一个私人企业生产的盐,打压其他品牌,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带着疑问,3月21日上午记者电话采访了项城市盐业局局长高文。高文称,天山岩牌食盐是项城市盐业公司注册的品牌,河南天山岩盐制品公司是专门为了盐业改制备用的,目前还没有生产,“我们目前还没有用这个公司,现在都是从外地进的盐”。

既然是盐业公司注册的,为何该公司是个人的?对此,高文辩称:“改个法人,那不是一张纸的事儿吗?”当被问及河南天山岩盐制品有限公司是否存在自行包装封装时,高文局长予以否认,并称“你没有执法权,没有权力监督我”,随后挂断了电话。

记者发稿前,戚国峰、张亚辉等反映人已经将项城市盐业局涉嫌公私勾结、垄断食盐市场的反映材料分别递交至项城市纪委和项城市检察院。

77.jpg

▲反映人走进项城市检察院,实名举报其中可能涉嫌腐败问题

□焦点热评

项城市盐业局“一盐堂” 垄断的背后有多少猫腻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评论员李长需

项城超市经营者戚国峰拥有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证书和食盐批发许可资质,同时还有项城市盐业局发的零售许可证,但他的3640公斤食盐还是被该市盐业局扣押并没收;而拥有食盐批发许可证、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证书等诸多材料的某盐业公司的食盐,也无法在项城上市……项城市盐业局的做法,显然与国家盐业体制改革的要求相悖离。

从今年1 月1 日开始,盐业体制改革进入实施阶段,食盐生产企业被允许进入市场销售领域,并且放开了跨区域限制,可以跨省卖盐。这意味着,全国170 余家合格企业均可进入任何地区的食盐市场,但仍有一些地方在继续画地为牢。盐改方案实施将满3 个月的时间内,包括河南、安徽、江苏、陕西、山西、贵州、浙江等多个省份,查扣外省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运来食盐的事例多有所闻。梳理各地查扣事件可以发现,查扣的基本都是“外省食盐”,而项城市盐业局查扣的“神鹰盐业”的食盐,是否也是如此?网上查到平顶山有家“神鹰盐业”公司。若两个“神鹰盐业”是一家,则项城市盐业局无疑在查扣本省食盐。查扣“外省食盐”已不允许,项城市盐业局连本省食盐也不放过,可谓把地方保护主义用到了极致。

相比各地盐业部门扣押“外省食盐”,多由于质量不合格、经销商不具备资质、包装不规范、没有碘标或质量追溯标志等,尽管理由有的很牵强,但总算有个理由。而项城市盐业局查扣戚国峰的食盐时,人家主动出具销售食盐手续,得到的回答却是“不用拿,拿了也没用”,这显然是不分青红皂白了。这么不讲理的原因,唯一的解释就像项城市盐业局一名副局长所道破的那样,“在项城当地,项城盐业公司是政府唯一指定的有批发资质的”。不允许卖别的,只允许卖自己家的,且每吨比别人贵400元,其中所获利润可想而知。

那么,他们所卖的没有防伪标志、封装极不严密的天山岩食盐到底是谁产的?其注册地址及所留电话显示是项城市盐业局,而公司法人马玉梅,公司性质显示是自然人投资。公司法人与项城市盐业局究竟是什么关系?对此项城市盐业局局长高文等避而不谈;在记者随后的采访中高文又称是项城市盐业公司注册的品牌,河南天山岩制品公司是专门为盐业改制备用的,目前还没生产。

当记者问及河南天山岩盐制品公司是否存在自行包装封装时,高文局长予以否认,并称“你没有执法权,你没有权力监督我”。显然,尽管否认,他的不让媒体监督的底气还是十分充足。这是长期垄断惯出来的吗?高局长的底气到底还能持续多久?要知道,河南省盐务管理局今年1 号文件曾要求,各地盐业管理部门“凡是符合国务院盐业体制改革精神的,不得设置新的行政壁垒,排斥外地食盐企业进入本地市场”;今年2 月21 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为了解决企业跨区域经营受阻问题,专门召开了电视电话会议,特别针对跨区域经营涉及的七个方面事项进行了明确,几乎每件都直指盐改以来发生的各类扣盐事件要害,并要求各省必须在今年6 月底前出台盐业局与盐业公司政企分开方案,今年年底前彻底实现政企分开。这无疑是对当前盐业部门的地方保护釜底抽薪之举,面对国家和省相关部门的要求和规定,你怎么还这么有底气?

【责任编辑:刘静 】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

河南一百度

中国·河南·郑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五大街经北三路

电话:0371-86088516 (广告)

联系信箱:news100@henan100.com

邮编:450016